Site Loader
Get a Quote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ethookedondestin.net/,雅各布尼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打造了一场不折不扣的视听奇观,动作场面、特效呈现、美术设计以及演员表演都大大超越前作《神奇动物在哪里》。

影片与以往九部“魔法世界”电影不同,J·K·罗琳用续集剧本编织出一个格局宏大复杂,并且极其成人化的黑暗故事。不过,用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的叙事铺垫高潮反转,这依然原汁原味“罗氏”风格。

2007年《哈利•波特》小说完结的时候,J•K•罗琳曾向世人公布了这个惊人的角色设定。粉丝们等到第九部魔法世界电影《格林德沃之罪》,才第一次在大银幕上看到了邓布利多的“基情”时刻。

《神奇动物》系列的大反派、魔法世界初代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曾与阿不思•邓布利多“比兄弟还亲”。年少时的两人用歃血盟誓,用魔法结成“定情”挂坠约束彼此,永不对战。

邓布利多片中反复强调自己不能对抗格林德沃,正是因为这个魔法血咒的绑定。由此也导致他被魔法部(巫师世界的政府)严密监视。

《格林德沃之罪》也将少念格林德沃的扮相改成了异色瞳(《死亡圣器》电影的扮相是正常瞳色),与约翰尼•德普饰演的成年格林德沃进行统一。

上集大结局被捕的格林德沃,这次一开场就说服了魔法部小官员阿伯纳西投奔他的“伟大事业”,让人死心塌地顶包他为他坐牢。

伪装呼唤身份逃离美国,与前作里冒充魔法部傲罗部长格雷夫斯潜入美国刚好呼应。堂堂美国魔法国会(美国巫师政府)被同一招坑了两次,吃一堑也没有长一智,安保漏洞堪忧(颇有麻瓜政府的做事风格)。

此处必须提一下,格林德沃从美国魔法国会的越狱开场,称得上近年来最佳魔法动作戏。

前作故事主线是“纽特找动物”,克雷登斯真实身份第二部变成“克雷登斯找妈妈”。全片多次反转,最叫人震惊的来自结尾处:克雷登斯终于拥有姓名——奥瑞利厄斯•邓布利多(Aurelius Dumbledore)。

剧情大部分篇幅都在诱导观众,误以为他是莱斯特兰奇家族遭遇海难失踪的幼子。其实编剧罗琳从开篇就为此反转埋下了伏笔(又见典型罗氏埋梗!)

开场邓布利多与纽特侃侃而谈“传闻每当邓布利多家的人遭遇危难,就会有一只凤凰出现”,并不单纯为了向纽特解释骗他放生雷鸟的理由。随后克雷登斯从市场顺走鸟食,接着在阁楼喂养的雏鸟造型也与《哈利•波特与密室》中涅槃后的凤凰一模一样。

奥瑞利厄斯•邓布利多是什么来头?很多《哈利•波特》粉丝也是满头雾水。他是罗琳创造的全新人物,这个名字在《格林德沃之罪》首次出现。他与我们熟悉的大魔法师阿不思•邓布利多到底有什么关系?

大哥阿不思就是后来的邓布利多校长,老二阿布福斯是猪头酒吧的老板(《死亡圣器》出现),小妹阿丽安娜幼年曾被麻瓜男孩袭击,从此压抑魔法能力变得精神失常。如果原著设定不变,克雷登斯不可能真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亲弟。

如果邓布利多家族“凤凰传说”属实,那么克雷登斯必然是这个大家族的一员。诓骗克雷登斯成瘾的格林德沃,很可能润色了一下他的真实身份,强化他对家族的仇视,利用什么都不懂克雷登斯的强力去除掉邓布利多(格林德沃一直揣在胸口的“信物”也导致他不能自己动手)

此外,妹妹阿丽安娜•邓布利多的情形与克雷登斯一样,由于魔法能力受到压力,体内很可能滋生了黑魔法存在默默然。阿丽安娜在14岁时,因为受到格林德沃与阿布福斯的决斗刺激,失控中被魔咒击中致死。这场悲剧不仅是邓布利多兄弟俩解不开的结,也导致格林德沃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彻底决裂。这段黑历史可能在未来剧情中发挥作用。

预言始终是魔法世界存在感很强的剧情推动器。罗琳的预言总是自带多层寓意,巫师们也容易被预言揭示的命运所困。

残忍流放的儿子/绝望的女儿/归来的复仇者/带着水中的翅膀——《格林德沃之罪》里提到的这首童谣曾被解读为莱斯特兰奇家族预言:刚出生就被送走的弟弟考乌斯是流放的儿子,缺爱的莉塔是绝望女儿与来自水中的翅膀(莱斯特兰奇图腾为渡鸦),莉塔同母异父的兄弟尤瑟夫自视为复仇者。

预言意义随着结局而反转,变成邓布利多家族的写照:克雷登斯是流放的儿子,阿丽安娜是绝望的女儿,克雷登斯将借助水中翅膀(与考乌斯调换身份)复仇。

魔法世界里,纯血统巫师家族设计家谱时格外走心。哈利波特里,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族谱是一幅巨型挂毯,所有玷污家族巫师血液纯洁(比如跟不会魔法的麻瓜或者混血巫师通婚)的“不肖子孙”头像都被烧掉除名。

《格林德沃之罪》展示另一个纯血统魔法世家——莱斯特兰奇家族的族谱。画风与《哈利•波特》年代相似,设计的更精致。族谱变成立体树状,由于“重男轻女”,莱斯特兰奇家谱显示男丁头像,女性仅化作花朵。

初代黑魔王格林德沃的追随者们,大多来自纯血统巫师家族,一听到“巫师优越论”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想要统治世界了,自然而然,这些人的后辈里不乏跟随二代黑魔王伏地魔的人。

高颜值法国女巫罗西尔后代就有著名食死徒(伏地魔追随者的称呼)。格林德沃抢占巴黎民房之后帮忙杀掉屋中幼儿的女巫卡罗尔,她的后人曾经在伏地魔二次崛起之后占领了霍格沃茨。

此外,片中一味格林德沃的英国魔法部高官特拉维斯,家中也有后人沦为食死徒。

格林德沃墓地“传销”大会的武器,除了语言诱惑,还有个重磅工具:预言骷髅头。魔法骷髅头上印着德语“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这是格林德沃在年轻时提出的理念,也是后期给追随者洗脑的重要思想,倡导由更优等的族群——巫师们作为世界主导,去引领管理非魔法界,以此塑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格林德沃从1920年代的崛起到1945年战败,罗琳有意通过魔法世界的法西斯来影射现实世界的希特勒。

邓布利多同性倾向是《格林德沃之罪》对LGBT话题直接表达。女巫奎妮与麻瓜雅各布的禁忌之恋则是魔法世界对LGBT以及种族歧视的间接影射。

《格林德沃之罪》给这对情侣制造虐心结局。罗琳创作的魁地奇世界杯番外篇里,曾有与雅各布同样姓氏的魁地奇队员,他俩爱情还是可能大团圆的。

除了邓布利多,电影的霍格沃茨场景里还出现了另一个熟悉的名字——麦格教授。

课堂上力挺邓布利多学生叫做麦克拉根,可能是《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里追过赫敏的考麦克•麦克拉根的前辈。

魔法学校课堂也有无聊的时候,莉塔掀开课桌之后看到了各种当年学生乱涂乱画的痕迹。

最醒目的L+N分别是莉塔与纽特名字的首字母,显然是他俩上学时刻的。右下角还能依稀看到经典的死亡圣器标志:三角形(象征哈利•波特的隐形衣)里套着圆圈(象征召唤死者的复活石),中间一条垂直线象征着魔法世界最强的武器老魔杖(即影片中格林德沃的武器)。

课桌上的符号还有魔法世界最热门运动魁地奇的三根球门柱、巫师帽、古魔法文字如尼文的标记等元素。

看过《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人,一定会对《格林德沃之罪》中邓布利多掀起的这面魔镜印象深刻。

当中年邓布利多被魔法部来客撩起与格林德沃的回忆,站在魔镜前首先浮现的就是两人少年时代的面孔。 魔镜展示出两人结下魔法血誓的过程,最后浮现成年格林德沃面孔。邓布利多此时最大渴望是反击格林德沃,阻碍他出手的因素就是这个“信物”。

《格林德沃之罪》开头出现了1927年的英国魔法部,内部装潢与《哈利•波特》电影系列时期几乎一模一样,黑色的瓷砖、圆形中庭、金色雕塑。

其年代感只有在细节方面才有体现。比如《哈利•波特》原著小说里,魔法部各部门通讯传信用的是紫色纸飞机,罗恩的爸爸亚瑟曾经提过一句:“以前用的是猫头鹰……办公桌上到处都是粪便……”《格林德沃之罪》就给展示当年的脏乱场面:传信猫头鹰直接拉在窗户上。

纽特审讯间的桌子中间放置着曾经在《哈利•波特》电影使用过的魔法道具:冥想盆,用来储存和展示记忆。

邓布利多给纽特推荐的巴黎安全屋,就是魔法世界大名鼎鼎的魔法石制造者、炼金术师尼可•勒梅的住所。《格林德沃之罪》是勒梅第一次出现在电影系列里,由于魔法石能够制作长生不老药,那会他已经六百岁了,一路小跑精神头还挺足。

邓布利多开头向纽特介绍勒梅的时候,含蓄的说他是自己“非常老的熟人”既指两人认识很久,又双关了勒梅的年龄够老。

勒梅打开保险柜时,眼尖的观众一定发现了保险柜上层摆放的红色魔法石,几乎与第一部《哈利•波特》电影时那块一模一样。

勒梅打开保险柜取出的那本厚厚“通讯录”的通讯录也很有意思,书封和书脊都印着凤凰的图腾,这是由邓布利多组织的国际巫师联络网,与伏地魔时代邓布利多组织的反抗军“凤凰社”遥相呼应。

通讯录每一页都印着一个名字和一张活动照片,与勒梅通话的美国女巫是一位美国魔法学校伊法魔尼的教授。

美国傲罗(魔法世界的警察)蒂娜海外出差也没忘了给妹妹寄明信片,纽特在家里捡到的明信片背面就印着法国魔法世界的入口雕塑。

法国的魔法世界打开方式有点像去国王十字车站的9又3/4站台,请到达门口直接穿墙。穿越过去,一条琳琅满目的法式魔法街道立刻出现在眼前,周边店铺有熟悉的魔杖店、飞天扫帚商店,功能酷似巴黎版“对角巷”。

《格林德沃之罪》首次呈现了法国的巫师政府:法国魔法部。其总部位于巴黎最美广场福斯坦堡广场的地下,由一尊巴黎街头随处可见的华莱士喷泉充当入口,极有法式特色。

法国魔法部大厅的穹顶为半透明玻璃,画满神奇动物的图像与魔法星宫图,设计风格有着20世纪初期新艺术运动的特色,与影片发生的年代吻合。

你也许好奇,魔法世界的人为什么还要看马戏团表演?《格林德沃之罪》里巡演到法国的这个魔法马戏团可不简单。收集了全球各地的“神奇动物”,哪怕是会玩魔法的巫师们也未必见过。

魔法马戏团巡演的上一站是美国纽约,他们的海报曾在《神奇动物在哪里》电影里出现在街头,被镜头一掠而过。根据罗琳的设定,默然者在默默然发功的状态下是杀不死的,克雷登斯在恢复人形之后开始探寻身世,看到马戏团海报之后加入了他们,远渡重洋来到巴黎寻亲。

受困马戏团的蛇女纳吉尼就是后来伴随伏地魔的巨蟒,该角色在《哈利•波特》系列里被寄存了伏地魔的灵魂碎片,霍格沃茨大战中让纳威一剑斩首。

纳吉尼身中血液诅咒的“麦勒迪克特斯”,将无法控制自己变成一头野兽的命运,随着时间推移,有朝一日她会永远困在野兽的躯体里,彻底失去人类肉身。

全片最抢戏的神奇动物新秀必须是被解放的另一位魔法马戏团“明星”——来自中国的神奇动物驺吾。

驺吾只要看到魔法动物学家纽特的“逗猫棒”就立刻回归瞄星人属性,可凶可萌,招人喜欢。贴心的纽特还在手提箱里为驺吾创造了老家中国的山林式居住环境(疑似江西三清山)

此外,马戏团的水缸里还养着日本的神兽河童,被克雷登斯劈碎的笼子里关着焰尾蜥(迷你火龙,尾巴放火)。

纽特家中的地下室也进行过改造,成了一处放大版小皮箱式的魔法动物医院。还招了助理邦缇一起帮忙照顾神奇动物。

嗅嗅一窝产仔能生6-8只,前作的招财萌兽嗅嗅在续集里就有了四只小宝宝,更萌更能闹,纽特家里会闪光的东西差点被搬空。纽特下楼后去滴眼药水的月痴兽也是从前作回归的神奇动物。

被纽特驯服的海底生物马形水怪是一种英国本土神兽,能够将自已伪装成各种各样的形状,但最热衷变成海带状的巨马,通常性格暴烈就像一头难以驯服的宝马。

纽特动物园里的灰色大鸟本名卜鸟,别名爱尔兰凤凰。卜鸟歌声凄惨,早年被巫师界误解为死亡预兆,经过魔法动物学家们的研究才发现,这种鸟的鸣叫只是在预报下雨天。“洗白”后的卜鸟一度成为魔法世界炙手可热的家养天气预报萌宠。

影片里的大嘴鹿是一种鸣叫麋兽的魔法生物,体型似麋鹿,有一张巨大的嘴,口腔清理难度很高。

从外部观察纽特家位于伦敦的房子,《哈利•波特》系列的影迷一定觉得非常面熟。

《格林德沃之罪》剧组拍摄这场戏的时候,直接启用了《哈利•波特与凤凰社》里小天狼星家的外景地。所以单看幕后制作的“巧合”,纽特和小天狼星也算半个“邻居”。

傲娇的法国人就连魔法部养的动物都跟传统的英国人不太一样。法国魔法部里这群皮肤黝黑光滑,双眼泛着蓝色荧光的灵猫是一种名叫玛戈达猫的神奇动物,主要功能是负责做保安,顺便收发邮件。

这群喵星人可不好惹,但发威基本上也只是窝里横,离开自己的地盘立马打回小猫原形。

纽特的魔法世界旅行签证被屡次驳回,逼得他另寻门路“偷渡”。崖边的水桶定时定点传送人,将纽特和雅各布瞬间从英国转移到了法国巴黎。

这种交通传输工具又一次勾起《哈利•波特》情怀,在第四部电影《火焰杯》里有过多次呈现。巫师们会将日常物品转化成定点运送人的“门钥匙”,无论是巫师还是麻瓜,无论是否请愿,只要在指定的时刻触碰门钥匙,你就会被它传送到特定地点。

这种交通工具当然也有距离限制,因此纽特与雅各布离境的地点正是著名的多佛白崖——英国距离法国最近的地方。

《格林德沃之罪》最后一幕的发生地纽蒙伽德城堡也是《哈利•波特》原著里欧洲魔法世界的著名地标。位于奥地利的纽蒙伽德堡将成为格林德沃崛起的大本营,在1945年那场与邓布利多的著名决斗战败之后,这里被改造成关押这位黑巫师的监狱。

原著中,年老的格林德沃最后在此地被伏地魔所杀害。临终前,这位初代大魔王拒绝向伏地魔透露任何与老魔杖的信息。

纽特后来在小皮箱里给驺吾创造了仙境般的老家生活环境,此处是中国江西的三清山,而不是一些观众误以为的张家界武陵源——电影制片人编剧JK罗琳曾经短暂的用过三清山照片做她推特页面背景图。

纽特和雅各布在崖边被水桶定时定点传送去巴黎,给了掌握门钥匙的人50个金加隆币。金加隆币是英国巫师界流通的货币之一,根据粉丝推论,上世纪90年代的金加隆币与英镑的汇率大约有1:5,纽特和雅各布从英国前往巴黎差不多花了人民币2246元。

《神奇动物2》中,莉塔似乎准备和纽特的哥哥忒修斯结婚,但在闪回的剧情里她和纽特在霍格沃茨学校感情就很好,成年后有点三角恋的感觉。莉塔在最后的格林德沃“燃气灶”决战中,为了掩护兄弟俩撤退牺牲,死之前说了一句我爱你,到底爱的哥哥还是弟弟呢?

根据罗琳剧本的描述,莉塔死前这句话是对兄弟两人同时说的,向她的爱人与儿时的挚友诀别。

好玩的是,扮演哥哥忒修斯的演员卡勒姆·特纳,在现实生活中比扮演弟弟纽特的小雀斑还小8岁。

罗琳: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发生过性关系 和两人间的性关系相比 我对情感更感兴趣

神奇动物马戏团CP同游首尔秀亲密 纳吉尼&克雷登斯搞怪合影释放线》曝“命运抉择”版预告 内地票房破3亿大关 两大传奇人物分庭抗礼

Post Author: wanbomanbet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