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Get a Quote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建议阅读环境:被窝里 / 卧室里等让你无比放松,且wifi满格的环境里,阅读时建议脑内奏响系列主题曲《Hedwigs Theme》。

我们的獾院学长——“小雀斑”纽特·斯卡曼德出场时,距离格林德沃越狱已经过了3个月了。

前作结尾,纽特踏上了回程的船只,之后的时间里,他都在魔法部接受审问,偶尔在家中和助手Bunty照顾神奇动物们。

在1926年的最后一天,1926年12月31日,那个连名字也不能提的魔头,在寒冷的冬天里出生了。

但是在新书发售会上,纽特和莉塔的照片被八卦杂志拍下,随后添油加醋一番,最后让蒂娜产生误会,认为纽特已经结婚……

她因为看到八卦杂志描写的未婚妻,以为纽特很快就要结婚了,所以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而妹妹奎妮在伦敦也和纽特说了:姐姐已经和别的人在约会了。

蒂娜和纽特胶着的感情状态也是本作的一个看点,罗琳也说这两人的感情进展会很慢。

“斯卡曼先生现在已经退休,和他的妻子波尔蓬蒂娜以及他的三只宠物猫狸子:霍比、米丽和莫勒生活在英国多塞特郡。”

自那之后,奎妮和雅各布再续前缘,奎妮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给雅各布,而雅各布也慢慢回忆起相关的往事。

相比起姐姐,妹妹的奎妮进展可以说很快了,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雅各布心存顾虑,他认为巫师和麻瓜不能被社会认可,不能在一起。

而奎妮铁了心一样想要和雅各布结婚,她给雅各布施了个咒语,效果和服食了迷情剂差不多。

雅各布这副傻乎乎的样子,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混血王子》的罗恩,当时罗恩吃了别的女生送给哈利的巧克力,但巧克力混入了迷情剂,所以哈利只好去找斯拉格霍恩教授“复原”罗恩。

当时伏地魔的母亲梅洛普·冈特,利用迷情剂迷惑了伏地魔的父亲老汤姆·里德尔,使他爱上了她。但当梅洛普不再使用迷情剂后,老汤姆便不再爱她并抛弃了她。

迷情剂并不能真正的制造爱情,它所能带来的只是一种强烈的痴迷感,其他的爱情魔药也一样。

概括来讲就是一个10多岁的小女巫,喜欢上了一个麻瓜男孩,于是就把魔法世界的存在告诉给男孩。

这下可好了,男孩联络了当地的报社和媒体,差点让MACUSA还有魔法世界的存在曝光。

雅各布多多少少知道这条法律,所以对于结婚是有点犹豫;而奎妮完全就是“知法犯法”了。

一般巫师的摄神取念,都是主动技能;而奎妮的摄神取念,几乎是个被动技,全天候开放,每时每刻都能读出别人的想法。

在巴黎的街头,当奎妮感到无助时,无数声音涌入了脑海里——剧烈的情绪让摄神取念的能力加强了许多。

虽然之前雅各布淋了那场“遗忘雨水”,但遗忘雨水只能洗刷掉糟糕的记忆,而与奎妮他们的相遇,却是雅各布最美好的回忆,所以他也逐渐回想起那些经历。

本作里,忒休斯终于露面了,他是一个担忧弟弟的好哥哥。这位兄长对弟弟的关爱,在一封书信里已经展露无遗。

”弟弟,自从你离开英国后,格林德沃这家伙在欧洲制造了许多麻烦,我被选中要揪出他。这工作不好干,但我也在努力。无论你在哪儿,希望你一切安好,能应付一切神奇动物。衷心祝福你。”

她是莱斯特兰奇家族的一员——在不久的未来,家族里的罗道夫斯·莱斯特兰奇将会和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结婚。

本作故事里,莉塔也在追查克雷登斯的相关线索,但最后她在格林德沃的厉火中,被燃烧殆尽。

厉火里,当莉塔转头说“I love you”时,镜头给到了斯卡曼德兄弟身上。

就这样,渡鸦和死亡之间的关系就算初步定下来了——哪里有渡鸦,哪里就有死亡。

渡鸦,也成为了莱斯特兰奇家族的族徽,有趣的是,渡鸦喜爱收集,回想一下《死亡圣器》里,兰斯特兰奇夫妇的金库,是不是其特性的展现呢?

在英格兰有传说:只要伦敦塔上有乌鸦(渡鸦)存在,英格兰就能绝处逢生,不会被入侵者击败;

男主人穆斯塔法·卡玛和露瑞娜生下一个孩子,尤瑟夫·卡玛,就是电影里的黑人男巫。

有一天,有个叫柯维斯·莱斯特兰奇的巫师出现,他觊觎露瑞娜的美色,于是强行将她带走。

露瑞娜逝世后,柯维斯·莱斯特兰奇很快就找了第二任妻子,接着又一个孩子出生了。

多年后,尤瑟夫·卡玛恨死了莱斯特兰奇家族,也想夺走这个家族里的某个人生命。

他认为克雷登斯就是丽塔的弟弟——考乌斯·莱斯特兰奇,所以他要夺走克雷登斯的性命。

这就是尤瑟夫的动机,经常挂在他嘴边的《第谷·多多纳斯的预言》,让他不断地强化自己的认知。

尤瑟夫几乎都窝在下水道研究莱斯特兰奇家族,还记得纽特和蒂娜在下水道的重逢吗?蒂娜身边的墙壁有许多发着亮光的文字,那些都是尤瑟夫的研究笔记。

有意思的是,卡玛家族的“卡玛”(Kama),发音同梵语里的“Karma”,这个词是“命运”之意。

据说当年英国海军回国,看到多佛的白崖,就意味着看到了家,每个人都兴奋不已。

《火焰杯》也曾在白崖取景。为了观看魁地奇世界杯,巫师们通过门钥匙抵达白崖。

一只猫头鹰飞进英国魔法部,比起HP系列前作,我们看到了一个更宏大、更立体的魔法部。

因为是猫头鹰传递信息,所以它们飞过的地方总会留下一些“痕迹”。在电影里你可以看到,家养小精灵满脸愤懑地看着来往的猫头鹰。

他是邓布利多的老友,邓布利多一开始就将安全屋(尼可·勒梅的住处)卡片交给纽特,而尼可·勒梅也对邓布利多、以及邓布利多送过来的人表现得十分信任。

他是14世纪的著名炼金术师,最著名的贡献在于据说制造出了炼金术师的魔法石——哲人石,并用其成功地将水银变成了黄金。因此,他也被视为欧洲炼金术的始祖。另外,据说他可以利用魔法石,让他和妻子长生不老。

《魔法石》故事里,尼可·勒梅将魔法石交由邓布利多保管,伏地魔也看上了这块石头,想着要去古灵阁抢夺,但在这之前,丽塔·莱斯特兰奇海格已经带着哈利取走了魔法石。

随后故事后期,哈利知道了伏地魔的目的,一番争夺后,伏地魔也没能拿到魔法石,反而被哈利弄得痛不欲生。

邓布利多:“他们存了一些长生不老药,足够让他们把事情料理妥当。然后,是啊,他们会死。”

早前,演员秀贤饰演的这个角色,都被称为“神秘女性”,当她的身份揭开时,HP圈可谓是一阵轰动。

纳吉尼在印度尼西亚的丛林被发现,几经周折,成为了巫师马戏团的一员,来到了法国。

马戏团的老板告诉我们,纳吉尼患上了血咒(blood curse),在睡觉时,她会变为蛇;而其余时间,她会逐渐变为蛇,这是个无法破解的诅咒。

说到这里,网上曾经流传一张HP官方概念稿,大体内容就是纳吉尼哺乳,虚弱的、瘦小的伏地魔喝着奶水(or毒汁)。

这张图的视觉冲击力极大,当“纳吉尼 = 女性”这一重磅信息爆出后,那幅图也变得诡异了几分。

“我——我不知道,主人。”第一个声音紧张地说,“我想,它大概在房子里到处看看……”

“我们睡觉前,你喂它一次牛奶,虫尾巴。”第二个声音说,“我夜里还需要吃一顿。这一路上可把我累坏了。”】

【(伏地魔)“什么忠心耿耿,你只是胆小罢了。如果你有别的地方可去,你决不会到这里来的。而我呢,我每隔几小时就需要你喂我,离开你我怎么活得下去?谁给纳吉尼喂奶呢?”】

【而那条蛇已经盘踞在壁炉前破烂的地毯上,如同在模仿一只哈巴狗,样子十分狰狞。】

心狠手辣的黑魔王,竟然时时刻刻担心纳吉尼的伙食——“谁给纳吉尼喂奶呢?”

【“还有我亲爱的纳吉尼给我的一点儿帮助,”——伏地魔的红眼睛望着继续转着圈子游动的大蛇——“用独角兽的血加上纳吉尼的毒液调制的药水……我很快就拥有了一个几乎像人一样的形体,并且有力气旅行了。”】

独角兽的血,在哈利一年级那会儿,伏地魔借助奇洛在禁林里猎杀了众多独角兽,所以库存应该不少。

milk Nagini不是“给纳吉尼喂牛奶”,而是“取纳吉尼的毒液喂伏地魔”。milk作动词只有榨取、挤奶的意思,并没有“给……喂奶”的意思。

她在1927年露面,与克雷登斯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CP(神奇动物2);

1994年魁地奇世界杯期间,在里德尔府邸出现。伏地魔杀死了家里的园丁,把纳吉尼造成魂器(火焰杯);

1997年圣诞期间,哈利赫敏夜访戈德里克山谷,被变成了巴希达的纳吉尼袭击,哈利的魔杖被毁(死亡圣器);

1998年霍格沃兹之战,斯内普被纳吉尼咬死,最后纳吉尼被纳威一剑砍头(死亡圣器)。

感觉又有新势力CP崛起了——大龄御姐 x 大魔头 的【伏纳】(手动doge脸)

其实在同人文圈子里,一直都有伏纳这个设定,一般都是纳吉尼变成女生,或者是主角魂穿纳吉尼,但这CP还是十分冷门,但由于《神奇动物2》的设定,这对伏纳CP开始逐渐回暖。

这对完全就是虐向CP,伏地魔把纳吉尼视为生命的延续,他把它(或者是“她”?)做成一件魂器……

大意就是: 这是一种出现在女性身上的遗传病,他们出生时,自身的血液就受到了诅咒。(如果后代是儿子,儿子不会患病,因为只在女性身上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德拉科·马尔福的老婆——阿斯托莉亚·马尔福,如果你看过小说和电影,这个人物曾经出现在“19年后”的尾声处,但在《被诅咒的孩子》里去世。

在这里,虽然阿斯托莉亚是个Maledictus,但不会变成动物,她是个携带者,因此在孩子十多岁的时候就离开人世。

原来,先前纽特去纽约,或多或少也是邓布利多的指派。但是纽特没有透露出来——他真的是“彻头彻尾的邓布利多的人”啊。

留意邓布利多身后的大钟,这或许是个数字梗——7:31,指代罗琳和哈利的生日7月31日。

巫师家族追根溯源的话,多多少少都有一点关系。比如死亡圣器传说里的老三、隐形衣的制作者——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不仅是哈利的祖先,而哈利和伏地魔也有亲戚关系,如此看来的话,哈利和邓布利多有关系也说不定。

早前的预告片里,邓布利多的态度就很奇怪,他有能力,但是不出手,反而委托纽特去做任务。

之所以不能,也许是受制于魔法部法律执行司,也可能是受制于牢不可破的誓言。

巫师十指紧扣,各取一滴鲜血,交溶成盟约——格林德沃将这盟约小心翼翼地存放着,这似乎是制约邓布利多的一件利器,违反血盟者,或许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而邓布利多因为曾经许下不能伤害格林德沃的誓言,所以无法违反盟约,邓布利多对纽特说,“I cant move against him.”

阿不思·邓布利多现任霍格沃茨校长,被公认为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邓布利多广为人知的贡献包括:一九四五年击败黑巫师格林德沃。

麦格教授在《神奇动物2》出现了,但这个麦格教授真的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麦格教授(米勒娃·麦格)吗?

《神奇动物2》目前的时间是1927年,可是米勒娃·麦格出生于1935年。

大部分粉丝都能注意到的错误,罗琳不可能没注意到。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此麦格非彼麦格,而且麦格教授没有别的兄弟姐妹。

很大概率,这位麦格是“伊莎贝尔·麦格”,她是麦格教授的母亲,Pottermore是这样描述的:

意识到都是巫师的父母不会赞成她和麻瓜男孩交往,伊莎贝尔向父母隐瞒了她和罗伯特正迅速发展的关系。当她18岁的时候,她与罗伯特坠入爱河。但是她不敢告诉罗伯特她真实的身份。

俩人选择私奔,并且引发双方父母极大的愤怒。已经和原来的家庭疏远了,伊莎贝尔生怕告诉丈夫真相后会破坏了蜜月的快乐,她没法和正处在热恋中的丈夫说,她以魔咒课第一名的成绩从霍格沃茨毕业,或者她曾经是校魁地奇队的队长。

蜜月之后,伊莎贝尔和罗伯特搬进了凯斯内斯郡郊区一栋牧师住宅里,凭借罗伯特那可怜巴巴的牧师津贴,伊莎贝尔令人惊讶地显示了她的理家才能。

Pottermore的伊莎贝尔·麦格,一毕业就和麻瓜牧师一起住;但是《神奇动物2》的麦格,明显是在校任教,不知道之后会怎么圆。

人们形容他时,都说他的言语会蛊惑人心,斯皮尔曼(坐在马车里,最后被扔到海面的巫师)说起格林德沃时,用了一个形容词“silver tongue”——三寸不烂之舌。

大家都提防他这一点,因为他说的话太过具有蛊惑性、太有魅力,所以不少人都对他言听计从。

格林德沃逃狱时,在高空上紧张的追逐戏,也许会让你想起《死亡圣器》“七个波特之战”,为了转移哈利,迷惑伏地魔,巫师们用复方汤剂变成哈利的模样,分成几路小队撤离女贞路。

驾驭马车的格林德沃,曾经向后方的追兵施放了几记闪电,神话传说里宙斯和奥丁,他们的能力也多多少少地和雷电相关,这是否暗示了格林德沃在魔法世界的地位——一位黑暗之王?

想了想应该是格林德沃的标记——两个G构成了logo主体,代表盖勒特·格林德沃(Gellert Grindelwald),我将这个猜想发到微博时,也有人说GG也许代表的是“更伟大的利益”(Greater Good)。

这个logo设计得蛮有趣的,两个G的下半部分与老魔杖、复活石组成了死亡圣器标记。

但格林德沃的理念里,他不需要隐形衣,所以我没有在底部加入横线组成封闭三角形。

格林德沃来到巴黎后,在一间民宅里用了索命咒,一对夫妻殒命,格林德沃还“考虑周全”地将他们用棺材装载,放入马车里。

之后民宅里传来小孩子的哭声,格林德沃没有动手,他的随从——Vinda对这个男孩使用了索命咒,哭声戛然而止。

法律执行司是个怎样的部门?在《神奇动物在哪里》课本里,罗琳写下了以下设定:

魔法部最大的部门是魔法法律执行司,从某些方面说,其余六个司都应对魔法法律执行司负责——唯有神秘事务司可能除外。

为了让邓布利多出手,特拉弗斯还公开处刑:当所有人面“播放”了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往事,逼问他们的关系。

如果你注意到格林德沃一件骷髅上的字样,刻着“1898”,这就是GGAD两人相识、渴望变革的那个年龄,当时两人17岁左右。

格林德沃与一位手下对话时,手下习惯性想要对邓布利多用上尊称,可见在1898的那两个月间,GGAD两人纠集了一群军队,他们的过往又增添了一笔神秘色彩。

在巴黎,借着演讲,格林德沃进一步阐释自己的目标:他从预言中得知,未来将会出现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了自保,巫师们应该反抗,应该对抗麻瓜世界。

和Vinda的对话里,格林德沃对麻瓜的印象也展露出来——他认为麻瓜们都是家畜。

赫敏:是格林德沃造的监狱,用来关押反对他的人。他后来被邓布利多抓住之后,自己也被关进去了。

纽蒙迦德是一座巫师监狱,它可能位于德国或者保加利亚。在书中,纽蒙迦德被描绘为一个塔楼,冷峻、漆黑、远离人烟。已知有防止幻影移形的魔法(类似于霍格沃茨)。非魔法的防卫包括高耸的墙壁和可能存在的护卫。不过书中暗示该地可能已经废弃,无需人看守就能自动运行。纽蒙迦德入口上方刻有格林德沃的名言:“为了更伟大的利益”。

《神奇动物2》片尾部分,克雷登斯、奎妮、格林德沃,身处奥地利的一座建筑里:纽蒙迦德堡。

按照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话来说,它展现的是“内心深处最追切、最强烈的渴望”。

魔镜的名称“Erised”是“渴望”的英文单词单词“desire”的反向拼写,正如魔镜里面的影像一样。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看到的魔镜里面的映像就是他们自己本来的样子。

“也对,也不对,”邓布利多轻轻她说,“它使我们看到的只是我们内心深处最追切、最强烈的渴望。(中略)然而,这面镜子既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所看见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

“袜子永远不够穿,”邓布利多说,“圣诞节来了又去,我一双袜子也没有收到。人们坚持要送书给我。”

哈利直到回到床上以后,才突然想到邓布利多也许并没有说实话。可是,当他推开枕头上的斑斑时,又想:那是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啊。

实际上,这些都是格林德沃的召集传单——叫巫师们都去拉雪兹神父公墓里听宣讲会。

这些薄纱一样的东西,是不是一种叫“伏地蝠”的神奇动物?因为它的外形看上去像一件黑色的斗篷。

当格林德沃的宣讲会小传单在巴黎游走时,请留意纽特身边,有一个红头发的姑娘,她也被格林德沃的演讲吸引了,最后在拉雪兹神父公墓出现。

但谁能想到,在集会里,她向一位傲罗发射死咒,最后被反弹所伤,成为集会的第一个牺牲品呢?

红发女孩倒在地上,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辛德勒的名单》里同样的人物,那个红衣女孩。

蓝色的火焰,在拉雪兹神父公墓升起,这个火焰能将反对格林德沃的人燃烧殆尽。

《死亡圣器》出现过厉火,为了找寻魂器,哈利来到有求必应屋,但没想到马尔福的跟班高尔居然召唤出了厉火,最后让有求必应屋都被厉火吞噬。

为了让厉火停止,巫师们将魔杖插在地上,使用了高阶版“咒立停”——万咒皆终。

克雷登斯的“复活”在本作没有太多的追究,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前作里,克雷登斯被炸成碎片,只剩下一缕轻烟(电影特定给了个镜头,无疑暗示他还会出场)。

在巴黎,他遇见的矮个子女人是莱斯特兰奇家族原本的女仆——伊尔玛·杜加特,她是个混血小精灵。

《神奇动物2》里,克雷登斯辗转来到了马戏团,随后在这个马戏团里和纳吉尼生活。

电影中,马戏团正在巴黎巡回演出,但因为克雷登斯的暴走,让马戏团匆匆结束了巡演。

尤瑟夫一开始也认为,这个婴儿就是克雷登斯,就是莉塔的弟弟——考乌斯·莱斯特兰奇。

于是,真正的考乌斯·莱斯特兰奇沉入了深海,莉塔也说是自己(间接)杀了他。

这个沉没的画面成为了莉塔一直以来的畏惧之物,也是在黑魔法防御课程上,她看到的东西——一团水中的白色漂浮物。

女仆将这个孩子带给纽约第二塞勒姆的玛丽·露,她领养了这个孩子,取名叫克雷登斯。

他能召唤凤凰(不知道这个是不是福克斯),知道自己身份后,法力开始变得高强。

按辈分来说,他是阿不思·邓布利多、阿不福斯·邓布利多的弟弟,就看罗琳之后怎么补充他的身份了。

纽特坐着驺吾离开法国魔法部,此情此景,是否让你回想起《死亡圣器》,三人组借助乌克兰铁肚皮逃离古灵阁?

片头斯皮尔曼快要撞击海面上,千钧一发之际停了下来;《死亡圣器》三人组在古灵阁里,赫敏让大家避免了撞击(尽管最后还是掉了下来)。

这是林氏国的一种十分珍贵的神兽,个体如老虎一般,身上有五彩斑斓的花纹,尾巴比身子要长,像白毛黑纹的虎,但不吃活的禽兽,很能走,骑上能日行千里。

电影里,驺吾的外形像一只巨大的猫咪,有一条长长的尾巴,纽特说这种神奇动物能日行千里。

这种英国和爱尔兰的水怪能够变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可它最常以马的形状出现,批着宽叶香蒲草充当鬃毛。它引诱粗心大意的人骑到它的背上,然后一头扎进河流或湖泊的水底,狼吞虎咽地把人吃掉,让人的五脏六腑漂到水面上。

战胜马形水怪的正确方法就是使用放置咒把一个马笼头套到它的脑袋上,然后它就会变得温顺听话,不再对你构成威胁,但不要轻易放它走,它会怀恨在心并诅咒你。

国际巫师联合会的观察员曾经看到这样一个场面:在一队麻瓜调查人靠近一条海蛇的时候,他们看见它变成了一条蛇。

河童是一种日本水怪,居住在池塘和河流中,人们常说河童看上去像一只猴子,只是浑身长着鱼鳞而非皮毛。

河童主要吸食人血,但如果谁向它扔一根刻着自己名字的黄瓜,它也许就不会伤害他。

如果一个巫师激怒了河童,应该诱骗河童向他鞠躬,这样河童头顶上的水就会流出来,河童就会失去所有力气。

在霍格沃兹里,夜骐一般被作为校车使用,夜骐拖着车走,一些学生从没见过夜骐,认为这些车都被施了魔法。

如尼纹蛇是一种有三个脑袋的大蛇,身体通常达六七英尺长,《神奇动物2》里,纽特用如尼纹蛇赞赏了蒂娜。

虽然如尼纹蛇本身并不是一种特别狠毒的动物,但它一度是黑巫师们心爱的宠物,无疑是因为他们喜欢它那招眼而吓人的外表。

我们对如尼纹蛇奇特的习性能有所了解得归功于一些蛇佬腔,他们饲养过这些大蛇,还和它们交谈过,并做了文字记录。

左边的脑袋(从面对如尼纹蛇的巫师左手起)是一个策划者。它决定如尼纹蛇应该去哪儿以及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中间的那个脑袋是一个梦游者(如尼纹蛇可能会一连好几天待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沉缅在辉煌灿烂的憧憬和幻想之中)。

右边的脑袋是一个批评家,会连续不断地发出急躁的嘶嘶声,对左边和中间的脑袋作出的努力进行评价。

人们经常见到如尼纹蛇右边的脑袋发出嘶嘶的声音,却见另外的两个脑袋已经联手把它咬掉了。

它看上去像一件黑色的斗篷,也许只有半英寸厚(如果它最近杀死并且消化了一个牺牲品,它就会厚一些),夜晚的时候贴着地面滑行。

”使我觉得恐怖的是,那个影子开始向床上爬,我感到身上稍微有了一点重量。它只不过像一件飘动的黑色披风;它游动着爬上床向我爬来,它的边沿扑扇着。我吓得瘫软无力。”

卜鸟是一种神情哀伤、身体瘦小的黑鸟,它全身呈绿色光泽,外形有点像营养不良的小秃鹫。

卜鸟特别腼腆,在荆棘丛中筑巢,吃体形大的昆虫和仙子,只是在下大雨时才出来飞行,平时就躲在它那梨形的巢中。

鸟那低沉的颤颤悠悠的叫声别具特色,人们一度以为这声音预示着死亡。巫师们都躲避着卜鸟的巢,因为他们害怕听到那叫人心碎的声音,而且相信很多巫师在经过灌木丛、听到卜鸟的号叫时,尽管没见到它的踪影,也都犯了心脏病。然而通过对病人的研究,最后显示卜鸟只是在大雨来临之时才叫。

自此之后,卜鸟作为家庭天气预报员红极一时,可很多人发现,它在冬季几乎从不停歇地号叫,让人难以忍受。

凤凰是一种华贵的、鲜红色的鸟,体形大小与天鹅相似,有一根金光闪闪的长尾巴,喙和爪子也很长,金灿灿的,很少有巫师成功地驯服它。

凤凰一般将巢筑在高山上,凤凰的寿命极长,因为它能再生。它的身体开始衰竭的时候,它就扑进烈火中,一只小凤凰就会从灰烬中重新飞出来。

凤凰是一种性情温和的动物,据了解,它甚至连药草都不曾伤害和吃过。像球遁鸟一样,凤凰能够随意消失和再现。

凤凰的歌声具有魔力:普遍认为它能为心地纯洁的人增强勇气,为内心肮脏的人释放恐惧。

格林德沃似乎是在觊觎克雷登斯的默然者能力+凤凰召唤。拥有了这些的格林德沃,最终势力会有怎样的变化?

护树罗锅是一种守护树木的动物,主要产于英格兰的西部、德国南部和斯堪维亚半岛的某些森林中。

它长着两只褐色的小眼睛,因为身体太小(最高为八英寸),而且从外表看,是由树皮和小树枝构成的,所以极难见到。

护树罗锅是一种性情平和、极其害羞的生物,以昆虫为食,但是如果它所栖身的那棵树受到威胁,它就会一跃而下,扑向试图毁坏它家园的伐木工或树木修补专家,用它那长而锋利的手指挖向他们的眼睛。

如果一个巫师把土鳖奉献给护树罗锅,就会使它得到长时间的抚慰,这样他或者她便可以从树上取下木材做魔杖。

本作里,护树罗锅出现在学校小岛的那棵树里;在巴黎的下水道,护树罗锅也利用自身的开锁技能帮助了纽特等人脱困。

在《神奇动物》发生的时间线(暂时以格林德沃活跃的1920s判定),HP那些经典角色会出现吗?

【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1847年出生,曾被认为“霍格沃茨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校长”。在1920s是80岁。

【奥利凡德/格里戈维奇】两位精湛的魔杖制作人。格里戈维奇曾经在德国居住了一段时间。(←FB续作新舞台?)

【布莱克家族】1920s这个年代里,小天狼星的双亲刚刚出生。翻查这个家族的族谱时,我发现了这个家族有个20多岁的年轻人,叫雷古勒斯·布莱克!(Regulus Black)当然只是同名,但是个人有个猜测,罗琳可能会借用这个名字,让“雷古勒斯”出现在银幕上。

【波特家族】1920s是詹姆·波特祖父活跃的年代。詹姆的祖父是亨利·波特,当时年龄大约在30+。亨利·波特的缩写也是HP啊,亨利·波特是个纯血统巫师,在1913~1921年间曾为威森加摩服务。他的家人和密友也把他称为哈利 (Harry)。(设定源于Pottermore,大概率出场预定,你想想,在FB系列里有位角色叫Harry……)

【贝拉/卢修斯/纳西莎/卡卡洛夫 等】1950年间出生。预估布斯巴顿的校长马克西姆夫人也是这个年纪。

【詹姆/莉莉/小天狼星/斯内普/彼得/卢平/雷古勒斯/德思礼夫妇 等】1960年间出生。

按照两年等一部的速度,下一次我们再见到《神奇动物3》,或许是在2020年的11月了……

可以的话,关注我的豆瓣和微博👉@国王theKING,微博每天都会更新HP相关内容!

最后,如果你觉得OK的话,给这篇文点个喜欢/推荐/转发吧~你的认可是我的动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ethookedondestin.net/,雅各布尼

Post Author: wanbomanbet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