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Get a Quote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福里斯特·波格博士搜集D日官兵口述历史的工作始于1944年6月6日。他是一位有历史博士学位的中士,在陆军军史处的S.L.A.马歇尔历史学家小组工作。乔治·C.马歇尔将军让他负责搜集各级军人的材料,编写官方的“二战”历史。该小组最终出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美国陆军》一书,因书籍的封面是绿色的,被人们称之为“绿皮书”。这是一套多卷本的丛书,以精确详尽闻名于世。1954年,波格博士出版了这套二战“欧洲战区”(ETO)丛书中的倒数第二本《最高统帅部》,其素材来源于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部颁发的各种文件,以及波格对艾森豪威尔、蒙哥马利及他们部下要员的采访。《最高统帅部》是一部名不虚传的杰作,但它仍然是官方的记述。

然而在D日那天,波格博士忙碌于指挥系统的另一端。他在奥马哈海滩附近一艘用作医院的坦克登陆舰上采访负伤的官兵,了解他们那天早晨的经历。这在口述历史上是一项开创性的工作。后来,波格博士成为口述历史协会创始人之一。

自从我开始为艾森豪威尔将军工作,担任他的战报编辑时起,波格博士就一直是我的楷模、指导者和激励我前进的人。他对我的生活,以及对这本书之重要,远远超过了他的出版物,包括他经典的四卷本《马歇尔将军传》。三十年来,他一直超乎寻常地奉献着自己的时间与智慧。在历史会议上,在八次奔赴诺曼底及其他欧洲战场的长途旅行中,他通过信函和电话,用不胜枚举的方法给我传授经验,给我各种鼓励。

许许多多年轻年长的“二战”历史学家和美国外交政策的历史学家对波格博士都感激至深,他培育了整整一代历史学家。他对自己时间及知识的慷慨远远超过了应尽的职责。看到他在会议上被那些渴望聆听他的话语、渴望向他学习的年轻历史学家及研究生团团围住,犹如在看一个伟人正在做着伟大的奉献。我们中间没有人能够报答他,也没有人能够充分表达我们的感激。他触及了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在职业中更为出色。他是第一位,也是最优秀的一位D日历史学家。他允许我将此书敬献给他,让我充满自豪与喜悦。

我对D日的兴趣,最初来自于波格博士的作品。1959年,我读科尼利厄斯·瑞安所写的《最长的一日》时,这一兴趣又得到进一步的激发。我始终认为,这是对这场战役一个极好的描述。尽管对于1944年6月6日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与瑞安在认识上有些不同,但我依然对他的优秀作品表示感谢。

本书绝大部分取材于过去11年来新奥尔良大学艾森豪威尔中心从D日的军人那里搜集的口述及文字历史。该中心现有1380份个人经历的记述,这是目前对一场战役最详尽的以第一人称所写亲历战斗的回忆录集。由于篇幅所限,我无法直接援引每一份口述历史或书面回忆录,但所有记述都有助于我更好地了解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供稿人按字母表顺序排列在附录一中(编注:由于篇幅所限,中文译本中,我们删去了原有的“附录一”,敬请读者原谅),我对他们每一位都表示由衷的感谢。

伦敦的拉塞尔·米勒对D日的英国老兵进行了广泛的采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ethookedondestin.net/,加佐拉艾森豪威尔中心的学生工作人员将他的一些录音材料整理成文字,他慷慨地允许我在本书中引用这些文字。加佐拉伦敦的帝国战争博物馆也提供了职员们多年来采访的录音带,这些录音已由艾森豪威尔中心整理成文字。安德烈·海因茨多年采访卡尔瓦多斯沿岸的居民,欧洲二战d战这些访谈资料如今收藏在卡昂的诺曼底登陆战役博物馆,他欣然允许我在本书中使用这些资料。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卡莱尔军营的美国陆军军事研究所允许我使用它所收藏的由福里斯特·波格、肯·赫克勒和另一些人所作的大量采访资料,以及它所拥有的大量手稿。

菲尔·贾特拉斯当年是一名在圣梅尔埃格利斯着陆并驻守的美国伞兵,现任该地区降落伞博物馆馆长。他也从美国以及圣梅尔埃格利斯的居民那里搜集口述历史。他毫无保留地将这些资料捐献给艾森豪威尔中心,并允许我写这本书时使用。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罗恩·德雷兹上尉1968年是溪山地区的步枪连连长,现在担任艾森豪威尔中心副主任。近十年来,他一直不间断地在新奥尔良和全国各地的联欢会上对个人与团体进行采访。由于他本人在战斗中表现出色,他与D日老兵建立了极为融洽的关系。面对他,他们愿意回忆并讲述过去,这是别人很难做到的。他对此书的贡献无可估量。京特·比朔夫博士是澳大利亚人,现任中心副主任。他父亲曾是纳粹德国的国防军士兵,最后被美军俘获至美国。他一直在采访德国,他的贡献也是不可估量的。有德雷兹和比朔夫作为小组成员,对中心而言是十分荣幸的事。

凯西·琼斯女士是艾森豪威尔中心的秘书,没有她,我们的工作全都无法进行。她为我们处理信函,存放书籍,安排日程,进行预约,主持年会,指导学生工作人员把录音转写成文字,整理口述历史与回忆录集,接触,抚慰受损的自尊心,她大体上担任着我们的参谋长角色。她对自己工作的奉献精神和使我们众多工作保持良好运转的能力堪称楷模。她在做这些和更多的工作时,从未发过脾气,也从不失幽默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曾把比特尔·史密斯称为“完美的参谋长”,我们也如此称呼凯西·琼斯。

艾森豪威尔中心的秘书卡罗琳·史密斯夫人,以及学生工作者马里萨·阿梅德、玛丽亚·安达拉·罗曼、特蕾西·赫南德兹、杰里·布兰德、斯科特·皮布尔斯、佩吉·伊赫姆、乔根·舒克拉和埃琳娜·玛丽娜,研究生杰里·斯特拉恩、奥尔加·伊万诺娃和冈瑟·布鲁,以及志愿者詹姆斯·莫利斯上校、马克·斯旺戈、尤南斯特准尉、约翰·丹尼尔、乔·弗林、约翰·尼斯科奇、乔·莫利森、斯蒂芬尼·阿姆布鲁斯·塔布斯和伊迪·阿姆布鲁斯,都只是领取些微补贴或根本没有报酬,但他们加班加点,坚持工作。没有他们,就不会有艾森豪威尔中心,就不会有口述历史集。把录音转写为文字的人在处理美国描述的法国村庄名称时遇到了很大困难,然而他们坚持不懈并取得成功。我对他们极为感激。

艾森豪威尔中心将继续向D日官兵以及所有军种与国家的幸存者搜集口述历史资料、文字的回忆录以及各种器物和战时信件,我们鼓励所有的给我们写信,寄往路易斯安那州70148信箱新奥尔良市新奥尔良大学,以便协助我们记录这段历史。

1979年,我最亲密的朋友戈登·米勒博士劝说我带队进行了一个战地重游活动,“沿着艾克的足迹从D日走向莱茵河”。新奥尔良的彼得·麦克莱思有限公司的彼得·麦克莱恩先生组织了这一旅游,伦敦的理查德·萨拉曼先生担任导游。这对我是一次重要经历,主要因为有二十多个D日的老兵参加了这次旅游(从将级军官到二等兵),他们在现场给我讲述了D日的经历。这种旅游我们进行了八次。麦克莱恩和萨拉曼都是非常容易合作的人,也是我的亲密朋友,他们对我认识和了解D日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对我帮助极大的还有一些学者、作家、文献汇编人、,因为人数众多,无法一一列举,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并为自己的事业自豪。

艾丽斯·梅休是一位杰出的编辑,她是西蒙舒斯特公司的职员;还有伊丽莎白·斯坦,一如既往出色地完成了出版任务;我的代理人约翰·韦尔也给予了我极大的鼓励与支持。

我的妻子莫伊拉在这个事业上一直是我的伙伴,她横跨大西洋来回飞行,还参加美国的联欢会,几百名老兵都说她有一种奇妙的方法与他们沟通。她让他们感到轻松自如,她和他们一起欢乐,为他们所讲述的故事着迷。她以女性的温柔和敏感,对我们的饮食、会议、战地旅行和乘坐飞机提供了很好的帮助。此外,对于我所有的作品来说,她是我第一位同时也是最不可或缺的读者。她对我的工作和生活的贡献无可估量,她对于我犹如生命一样宝贵。

正如我在前面几段文字中力图表明的,这本书主要是团队努力的结晶。我想艾森豪威尔将军会赞同这一点,从他担任盟国远征军最高统帅的那一时刻起,直至纳粹德国投降,他一直强调协同工作。作为多国多军种的远征军在欧洲的领导者,在他所有杰出的特点中,坚持协同工作成为胜利的关键。

艾森豪威尔将军喜欢谈及被唤醒的民主国家的愤怒。正是在1944年6月6日的诺曼底,以及在后来的战役中,西方民主国家让自己的愤怒表露出来。这一伟大而崇高事业的成功,是民主对极权主义的胜利。作为总统,艾森豪威尔说他想让民主留存于未来所有的时代。我也这样想。这本书是对民主的热情歌颂,它能为这一伟大的目标做出贡献,是我最真切的愿望。

Post Author: wanbomanbet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